胡律师:13306647218

三类经济案是什么案件!后与经济审判工作结缘

时间:2021-07-14 10:42:08

沈关生:曾参与1956年审判日本战犯的他,后与经济审判工作结缘

北京后西昌胡同与长安街的交通不同。它狭窄而安静,斑驳的墙壁和涂漆的木门,似乎用语言讲述了时间的故事。90多岁的沈住在这里。

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沈深切感受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感慨地说,现在是建党100周年,我们是“享受人”,要为党和国家的发展作出贡献。

20多岁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律系,在基层工作三年后加入最高人民法院。1956年参与审判日本战犯,参与起草商标法、民法通则等重大立法,参与筹建经济审判庭,撰写法律专著十余部。近100篇法律论文,一直在运行并坚持讲授审判理论和实践,几年来仍在写作.沈见证并参与了新中国法制建设的开端,

经历公正的审判

1956年4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决定,由最高人民法院组织特别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

“1956年,我是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法庭书记员。总统叫钱佳。我叫他贾老师,因为他教了我很多东西。”沈老记得,钱佳被任命为特别军事法庭庭长,主持审判日本战犯。毛主席反复考虑了这个人选,周恩来总理和钱佳进行了交谈。

作为总统的秘书,沈参与了整个审判过程。

特别军事法庭审判小组成立后,发现“当时的审判没有刑法可循,也没有程序法可循。如何实施具有国际意义的审判?参照国际法,我们邀请相关法律邀请专家研究制定有效的诉讼程序。”沈老回忆道。

“可以说,这一诉讼程序民主、公正、严肃,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最终审判只有45人。沈还清楚地记得,这45人是从近千名战犯中挑选出来的,他们的罪行特别严重。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进行了两次审判,分两批审判了36名日本战犯,另外9名日本战犯在太原进行了审判。

庭审前一个月,“秦志新等同志去了抚顺,住在抚顺战犯管理处。”这期间,有一件小事让沈老终生难忘。有一次,正好是日本电影周,战犯管理局给战犯放映电影。战犯看到战争场面,都站起来喊口号。沈老不懂日语,让管理处的教官了解到,他们高喊:“反对侵略,反对战争,要和平,打败皇帝。”

1956年6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开庭第一次开庭,审判了原日军第117师团长铃木开举等8名主要战犯。审判长袁光告诉战犯:“你们既可以为自己辩护,也可以为自己的辩护人辩护。此外,你有权做最后陈述。”

“我真诚地道歉。”“我侮辱了像我母亲这样的女人。”.一些日本战犯跪着认罪,而另一些人说他们的罪行不止于此。

“后来,我明白了这次公正宽大审判的意义。审判不是为了加深仇恨,而是为了恢复事实。”60多年后的今天,沈老这样感叹。

参与经济审判庭的筹备工作

1959年,沈离开最高人民法院到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后改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从事研究工作,参与起草商标管理条例,后又参与起草商标法、专利法、企业登记条例、市场管理条例和商标侵权案件的行政处理。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为全国经济审判工作提供了新的历史发展机遇

缺席20年后,申回到最高人民法院,担任审判小组组长。他百感交集,满腔热情地投身于筹建经济审判庭的开创性事业。

在准备之初,沈首先得研究解决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经济审判中的受案范围。据他回忆,当时经济审判案件种类繁多,包括合同、知识产权、农业承包、行政、环保、破产、侵权、票据等纠纷。“我边学边学。”。

经过充分调查论证,198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收案办法的初步意见》,明确了经济纠纷、涉外经济纠纷、经济犯罪三类案件。

1982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决定经济犯罪案件由刑事审判庭审理,明确了经济审判庭审理经济纠纷案件的职责。同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进一步规定,经济审判庭的受案范围仅限于法人之间的经济合同纠纷、涉外经济纠纷和经济行政案件。

从没有“户口”开始到蓬勃发展,沈对经济审判工作的巨大进步感到非常兴奋。他在学习中逐渐成长为学者型法官,形成了自己及时掌握新情况、新问题,及时进行调查研究的工作方法。

退休后,沈老依然关注着自己心爱的经济审判工作。他高兴地看到,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全面进行机构改革,形成了“大民事审判格局”,以“民商事审判”取代了原来的“经济审判”称谓,突出了商事特色。2010年以来,商事审判专业化、信息化日益推进,在新一轮司法改革中进入快车道。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十四部法律专著,近百篇法律文章,八本法律专业书籍……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沈老,也是一位值得称道的法学教授。

四十年前,中国法制薄弱,五十多岁重返审判岗位的沈,享受着最高法院繁忙的工作节奏,几乎到了忘我的地步。白天,他研究和裁判案件,参与立法,制定司法解释,进行学术交流,外出调研等。晚上又静了下来。这时,他满脑子想法,在办公桌前工作。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决心把失去的岁月补回来。因此,我认真总结了工作中遇到的审判实践问题,并结合法学理论,供读者参考。”沈老说,“这是我的责任。"

沈老也是马不停蹄地谈“法”。他给来北京培训的资深法官讲课,然后去各地给法官讲课,后来在一些高校担任兼职教授。“大家都爱听我说,我一直在说80岁”。说到这里,沈老脸上的皱纹散开了。

1988年,申被北京大学教师评审团认证为教授。1993年,为表彰申对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突出贡献,决定给予他政府特殊津贴。

终其一生孜孜不倦教书育人的沈老,至今仍在关注法官的培养。他给法官学院发了一条信息,“除了培养在职干部,正式培养专任法官从本科到研究生就像在医学院培养终身医生。”

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