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是法院四类案【“四类案件”发现机制的完善路径】

时间:2021-07-03 15:08:18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24条规定了“四类案件”的基本概念。为了使符合标准的案件及时进入监管过程,需要进一步细化识别规则,完善发现机制,确保监管更加高效和准确。

1.明确案件范围,实现准确认定。首先,对“集体”的定义进行了分类。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此处涉及群体性纠纷的人数一般指10人以上,除群体因素外,需要通过案件风险评估认定为“可能影响社会稳定”。有些群体性纠纷会先以一两个案件的形式问路,背后有大量类似的群体性案件。一旦法院对每一个案件做出判决,就会有大量的纠纷涌入,需要提前进行判断和监督。从民事、行政、行政领域入手,总结实践中容易导致群体性案件的案件类型,将可能对社会稳定造成的影响作为院长介入监管的必要条件,避免过度监管。

第二,“困难和复杂”的范围是具体的。此类案件明显受法官主观因素影响,必须具有难度大、复杂、重大的社会因素,如涉及国家政治安全、国防、外交、社会稳定等重大案件,以及其他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重大案件;容易出现审判质量问题或违法审判的重点案件;案件处理有重大分歧或争议的疑难、复杂案件;有关机关和代表特别关注的或者涉及重大信访、社会舆论等敏感案件。

第三,“类似案件冲突”的标准是固定的。判决文书签署机制改革后,“类似案件不同判决”问题逐渐凸显。法院院长应对可能与法院或上级法院类似案件的判决标准有较大差异甚至冲突的案件进行监督。类案件包括相应的指导性案例和参考案例,以及生效判决和正在审理的类似案件。

第四,“非法审判”的含义明确。不仅举报者实名反映了法官违纪违法,纪检监察部门也发现了法官违纪违法的线索。在这种情况下,在没有明确证据证明法官违纪违法的情况下,不应暂停法官履行职责,但法院院长应及时干预监督,防止被动工作。

2.确定实现协作发现的方法。一个是自动化和人力的结合。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要求探索自动识别和智能监管。目前,劳动为主、机器辅助的模式最适合司法改革的实际和智能化水平,不同类型案件的认定方法应有所不同。除了有具体案由和具体时限的案件外,办案平台可以根据案由和审理天数直接识别并自动发起监管。更多的案件要根据当事人身份和人数、案由等各种因素进行筛选和推送。然后人工综合案例,社会影响等因素都是基于经验的。精细筛选决定是否进入监管流程,但对于一些新类型、法律适用不明确等无法自动识别或辅助识别的案件,只能由相关责任主体进行。

第二,贯穿从立案到结案的全过程。立案部门自接到案件后,会根据办案平台推送的信息和识别规则,对案件进行第一次筛选和标记,并将信息同步推送给法院院长。承办法官收到移送案件后,应当进行二次筛选,并将结果及时报告院长。对于在立案阶段没有发现但在审理过程中属于“四类案件”的案件,承办法官应当补充认定并及时申报。法院院长在收到相关资料或报告后,有权撤销

第三,责任主体的协调各有侧重。目前,确定的主要责任机构是档案部门、承办法官和合议庭、法院院长、纪检监察部门。就确定的案件类型和采取的措施而言,责任主体可以不同,也可以有所侧重。比如立案部门侧重于群体性案件的初查和预警,承办法官和合议庭侧重于疑难、复杂、冲突案件的调查。及时汇报;医院院长重点把握案件的社会影响和效果,全面考察案件是否进入监管;纪检监察部门重点查处违法审判案件。

第四,部门之间的联动是“爆炸性”的。除了相关责任主体的认定,“四类案件”还需要相关部门的共同发现。比如党委、政府、人大批准的案件,或者NPC代表、CPPCC委员以提案、提案形式关注的案件,都需要办公室部门。收到相关材料后,及时向医院院长反馈相关信息;如果审理案件引发舆论或存在重大舆论隐患,新闻宣传部门发现后应尽快告知医院院长;信访部门在接待案件当事人时,发现有集体上访迹象或者重大信访风险的,应当立即将信息推送至法院院长。为了实现部门之间的高效联动,信访、督查、舆情、廉政防控等模块触发的节点信息可以链接到“四案”督查模块,相关信息可以自动推送至医院院长一目了然地进行审核。

(作者单位: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